展会动态

老物件(8)--顶针儿

日期:2020-06-09 06:32 作者:58彩票

  记忆的碎片,由于岁月长河的湮没,大都变得锈迹斑斑、模糊不清、支离破碎了。但又有些东西,可能是意义深远、影响重大,时间的浸泡,不仅没有丝毫铜绿,反而越发晶莹透亮、熠熠发光。顶针儿,这一日常生活用品,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后者。艰难困苦的岁月、拮据匮乏的生活,在母亲的手上留下了太多的印痕,母亲一生度过了多少个辛勤劳作的不眠之夜,小小顶针儿是最好的见证。

  顶针儿是一个金属箍,有铝质的,也有铜质的,宽有两厘米,厚度不超过一毫米,外侧布满密密麻麻而又排列有序的凹点。做针线活时,把它戴在右手中指上部的两个关节中间,穿了线的针鼻子顶住这些凹点,既减轻了手的劳动强度,也提高了缝制速度。无论是做衣服,还是做被褥,特别是做鞋袜,顶针儿是不可或缺的。在我小时候,家里穷,全家人的衣服鞋袜,从头到脚的穿着,都是母亲用这小小的顶针儿,一针针地缝出来的。母亲磨平了多少顶针儿,只有母亲最清楚。

  母亲上了年岁,手脚已经不太利索,有一次周日休息,我边和母亲唠嗑,边给母亲剪指甲,发现母亲右手中指上部的两个关节中间有明显的一道凹痕,问母亲是怎么回事,母亲告诉我,那是年轻时戴顶针儿留下的痕迹。母亲说得很轻松、很自然,因为那早已成为过去,而且在母亲的内心深处,恐怕从来也没有把早已过去的类似情况当成什么大事,但人到中年的我,几十年的生活阅历,对人生的体验,能够掂量得出母亲手上这道印痕的份量。母亲的付出,有多少儿女真正用心想过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,我们浑身上下的穿戴,岂止仅仅是简单的针线活,那是母亲用心血缝制的。

  年幼的时候,喜欢躺在母亲身旁听母亲讲故事,看母亲做针线活。那时母亲的手白皙而丰润,戴着顶针儿像戴着很漂亮的首饰,实际上那时候我也确实没见过今天的戒指。看着母亲戴着顶针儿,感觉很好看,尽管无数次的顶撞,顶针儿原有的窝被顶得满目疮痍。

  母亲老了,双手因岁月的蚕食已经枯干得只剩下一层皮,其实更多的是太多的劳累才使得双手如此瘦骨嶙峋。母亲用勤劳的双手把那时的艰难生活缝制成虽然没有锦缎的华丽,却让我们全家的每个成员都感觉到生活的幸福,母亲也在这种磨难中逐渐苍老,脑海深处的母亲是永远不知疲倦的。

  母亲已经逝去十四年了,忆起小小的顶针儿,母亲的音容笑貌顿时浮现眼前,本文既是对顶针儿的回忆,更是对母亲的纪念。

58彩票